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千叶的博客

暮雨洒江天,何惧秋叶晚!南国金海岸,苍鹰穿云烟,一览群山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【回望】千叶 原创  

2013-01-04 07:58:1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回望】千叶 原创
 

 

2010年4月8日 - 千叶 - 千叶的博客

东北平原

 

 

 很幽远了。在那白杨和垂柳的掩映间,有一农家宅院,那里沉睡着我半个多世纪前的童年,也印着我的苦涩和美好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——题记

 

      一:老屋里的画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童年的老屋是一幢土坯草房。门后的墙上挂着一幅长约四尺,宽约三尺的《张仙打狗》图。 六十岁以上的老人还能依稀记得它。画面上是一位张氏仙人,衣冠华带,威风凛凛。他正张弓弩箭,对准天上欲吃月亮的天狗。这是一幅弟弟生命的保护神。

 五岁那年 ,是我家的厄运和灾难父亲因有反日言论,被日本人给活活打死在东北长春郊区,抛下患有肺结核的我和怀有四个月身孕的妈。妈绝望了,恍惚了,终日以泪洗面。总拉着我的手跪在爹的坟前嚎啕大哭“天那,我可怎么活呀,你把我们都带去吧。。。。”。妈边哭边扒坟上的土。

我即悲哀又害怕,怕那凄凄的荒野,怕那乌鸦的哀鸣。我拉着妈的衣襟哭喊着:“妈,咱回家吧。。。。” 可怜妈。那年她只有三十一岁呀!

从此,我们只靠几垄薄田和两间半草房,过着艰难困苦度日如年的日子。

 

弟弟的降生,使妈有了希望和寄托。族人和亲戚都庆幸杨家这一分支有了延续烟火的血脉。外婆欣喜的给弟弟起了一个吉祥的乳名——天赏。为确保这天赐宝贝的安全,又敬请”张仙“相助。天狗一旦蠢蠢欲动,张仙就会凭借门的掩护,即刻扬眉剑出鞘。每每春节,妈都虔诚地给张仙上供、焚香、磕头。妈是用她的心和灵魂在祈祷膜拜啊!

母慈子孝。弟弟很听话,从不惹我妈生气。学习很努力,顺利的考上中学,(60年考中学比现在考研究生都难)。之后又考入专科。待弟弟工作成家后,就将我妈从农村接到县城去住了。且日日尽孝。何止是寸草报春辉!

 

        二 :村西的土地庙

远离人家的村西,是用青砖砌成的土地庙,他是一方村民的“公证处”,也是生死两级的“签证站”。土地神具有慧眼,能洞察所有的功和过。他总把恶人打入地狱,而善人寿终,他便颁发签证,将其送往西天。人们恭敬土地神,在庙后栽种很多山里红树,庙前载的是苦丁香。

每到春光明媚,那里便是虫鸣蝶舞,白花飘香。于是,我们这些无知的孩童,就偷偷地跑去攀树折枝,摇的满地落花。(如果让大人看见,我们就会遭责罚的。)

长大后,才悟到长辈们植丁香于庙前的良苦用心——他们希冀子孙后代的人生能在神光的笼罩中,像丁香一样,经苦寒而芬芳,历苦斗而辉煌。

 

       三 :我的祖籍

自老屋放眼南望,那是一带东西走向绵延曲折的山岭,面埋藏着农家青色的宝藏(石头)。不知经过千年亘古,一条河水将山冲成东西两段。于是,便成了二龙戏水之势。西段的叫西青石岭,我家住东段,这便是地图上的吉林省梨树县东青石岭村。

清晨上学,走在岭上,时常浸在云雾缭绕湿气弥漫中。直到朝阳升起,迷雾才慢慢散去。听老人们说,那雾气是“二龙”吐出的神气。你看,它随日出而散,又随日落而聚,真也美妙!相传早先年,那本是两条青龙在卧,后被一个来自南方看风水的人看破,从此,青龙化作青石岭。

不曾想,小时候上学,天天走在龙背上,润着它的神,沐着它的光,吸着它的气,踏着它的鳞,于是,我们真的成了龙的传人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四:又回故乡

 1996年年7月16日(那时我在宁夏),我的心与北上的特快列车共同震荡。车轮从山海关刚刚启动,我便急切倚窗,东北啊,我的故乡!那一望无际的大豆、高粱、吐着红丝的玉米,这一切是如此的熟稔,郁郁葱葱,令人心醉。翠绿的杨柳,细雨中的村庄,更让我心动。啊,今日我终回故乡!

当年,“青龙”,令人刮目,小寻旧路,一片汪洋。青石岭下,早已是烟波浩渺方圆几十公里的水库了。欢歌笑语的男女正在捕捞鱼虾。代替童年老屋的是青砖红瓦。

我慨然,谁人扭转乾坤,恩泽这般天时,地利,人和,年丰呢?!

兴奋之余,不由怅惘。往事如昨,往事如烟。当年宅院里的父辈都相继去世了,坐在土炕上,我泪水潸然,无语凝噎。。。。。

同辈中只有70 多岁的堂哥,拖着两条不灵便的腿,还算健在。而孙辈们,则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姑奶。真可谓:旧燕归巢无熟路,故乡久违不相识。也难怪,我已经20 年没回农村老家了。 

星在移,地在转,没有永恒,只有变幻。无论美好还是悲伤都如水东流。谁能挽住时光? 谁能拨动时针逆转?不能,不能!尽管故乡是那样的不舍,但又必须要离开。离开时,一步一回头。。。。

 

昨天,看天气报道得知,今年东北的雪特别大,天也特别冷。在此,我祝福家乡安好。瑞雪兆丰年,明年一定是好年景。

 

 

  《千叶家花园》文/千叶(原创) - 千叶 - 千叶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珠海千叶家平台。摄于2009年。

 

 

 注:1997年,84岁的母亲走完她寡居的路。葬于故乡。前年弟弟也去世了【回望】千叶 原创 - 千叶 - 千叶的博客【回望】千叶 原创 - 千叶 - 千叶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3)| 评论(10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